他想寫本關於自己的書可寫出來的感覺總是不對勁他想找人寫,或告訴他該如何寫
  A06版
    他想找人把他的經歷寫成書
    或者告訴他該如何寫這本書
    他說,這本書是自己存在過的痕跡
    從中可以看到那個年代的樣子
    每個知青都是一個有故事的人,長春市民李先生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員。他想寫一本書,來記錄自己的青春,可提筆試著寫了幾頁,卻被女兒吐槽說像流水賬,自己感覺也不對勁。
    但他不想放棄這個心愿,“這對於別人來說可能不重要,但對於我來說,是我存在過的痕跡。”
    李先生說,自己的故事夠寫一本小說了,從這些故事中能看到那個逝去的年代的樣子。
    【房東家的女兒們】
    1977年8月,長春市民李先生下鄉到了農安縣,成為一名知青。剛到集體戶,就被房東家的女兒們驚獃了。大大小小12個女兒,還有一個小兒子。
    “那年代,都想要兒子,房東為了生兒子,先後生了12個女兒,最後終於生了個兒子。”他說。房東家的大女兒和小兒子相差近20歲,讓他和他的小伙伴們都驚獃了!
    【吃窩窩頭配大蔥】
    蹲在廁所邊上吃飯?想想都覺得反胃。可對於餓極了的人,卻並不是件多難接受的事兒。
    那年種大蔥,天剛亮就下地,中午都餓得不行了,也沒有啥吃的,就是窩窩頭配大蔥。從地里拔出一根大蔥,把外面黏著泥的葉子扒了,露出蔥白,咬一口,又甜又辣。沒有地方休息,只能蹲在廁所邊。“那時候都不覺得怎麼樣,現在我跟女兒說起,她很受不了。”他說。
    【摸農民家大鵝吃】
    李先生是家裡唯一的兒子,上學的時候,父母總不捨得讓他吃苦,別人帶飯都帶窩頭,而他帶的卻是米飯。“那時候不懂,有時候還拿米飯換窩頭。現在想想,那時候一個人一個月沒有多少米,我太不懂事兒了。”他說,剛下鄉的時候吃得還不錯,可後來就越來越差了,能吃上一頓燉大鵝簡直就是件奢侈的事情。“實在饞得不行,知青們就打起了農民家大鵝的主意了。”他說。
    集體戶里幾個男孩負責晚上去摸大鵝,女孩在戶里燒水。“在農村時間長了,會抓大鵝,抓著大鵝後,脖子一擰就行。”他說。回到戶里,女孩們給大鵝退毛,收拾乾凈。怕被人發現,直接就把毛燒了。
    “別的集體戶也有偷大鵝的,但他們不行,把大鵝的毛都藏柴火垛里,很容易就被髮現了。”他有點兒不好意思也略帶得意地說。
    【打賭吃一箱麻花】
    還有一年的冬天,集體戶來了個賣麻花的,晚上沒事兒就跟我們戶里的同學打賭,“只要能吃下一箱麻花,麻花就不要錢。”他說,那些年也沒什麼好吃的,男孩子胃口也大,一根接一根地吃,吃到最後,連賣麻花的都傻眼了。
    “那個同學肚子差點撐爆了,他從那以後再也不吃麻花了。”他說。現在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情,只覺得真是年輕,啥也不懂,做了很多禍害老鄉的事兒。
    ■求助
    誰能幫他把那些經歷和情感寫成書?
    李先生下鄉那幾年,家裡還住不上樓房,那時候家家戶戶都在房後種菜。那時候家裡也沒有電視,父親下班回家後,除了管教幾個孩子就是侍弄菜地。母親後來告訴他,在他剛下鄉那年,父親好像一下變得沉默了,也不怎麼管妹妹們了,總是一個人在菜地里侍弄土豆和豆角。父親侍弄完地里的菜,常常坐著小板凳在地里嘆氣,發好一會兒獃才回屋。母親知道,那是父親想兒子了,兒子從來沒離開過家,父親擔心他在外頭吃不好睡不好。
    “也許這個畫面在別人眼裡很簡單,但每天都會在我腦海中出現,我記在了心裡,也想讓別人知道,可我寫不好,總表達不出心裡那種感覺。就希望誰能幫幫我,幫我把這些真實的情感記錄下來。”他說。
    李先生高中文化,在學校的時候也沒怎麼好好學習,回城後直接當了一名工人。這些年除了給孩子的作業簽字、記錄一些工作筆記和技術考試,幾乎沒動過筆。
    幾年前,他就想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一本書,剛動筆寫了幾頁紙,就拿給女兒看。“女兒看了一遍,說我寫的就是流水賬,沒重點,沒意思。”於是他開始修改,也看了一些女兒以前用過的寫作文的書籍,可寫出來還是不對勁。“好像小孩寫的作文。”他嘆口氣。
    寫書對他來說簡直是件無法完成的任務,現在他就想找人幫幫他,幫他把他經歷過的故事寫成書,或者教他如何把這些經歷寫成一本書。
    ■徵集
    有故事的您想和我們分享嗎?
   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獨特的人生經歷,在這些經歷中有挫折、有成功、有欣喜也有失落……也許您的故事很簡單,也許您的故事很平淡,但故事本身對於您來說,已是畢生無法再複製的經歷了。如果您也想將您的故事用文字記錄下來,請聯繫我們,說說您的故事,0431-96618。
  本報記者 李易書
  (原標題:一位知青的特殊求助)
創作者介紹

壁癌

pp65ppqd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